2006年04月21日 | 作者: |  点击数: |
  3月30日,就社会各界关注的“上学难、上学贵”问题,省教育厅、大众日报社共同组织了专题座谈会,与会专家学者从不同侧面谈了他们对此问题的思考,并针对进一步加大教育投入、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等提出了意见和建议。
  如何认识上学难上学贵
  孙继业(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):上学难、上学贵成为两会前后的热点问题,人民网前不久作的调查显示,教育问题以4.5万多张投票高居人们最关心问题第2位,仅次于腐败。温家宝总理在答中外记者问时也表示,自己最痛心的事情之一就包含老百姓的教育问题。它已经成为全国上下关注的焦点。
  以高教为例,高等教育走向大众化以后,更多的人有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,现在的难难在上学经费。
  赵彦修(全国政协委员美高梅6s登录校长):人们之所以感到上学贵、上学难,观念上的误区和认识上的不足是重要原因。非义务教育阶段的经费应该由政府、学校、学生三方面共同承担,而现在的情况是,政府不投入,贫困学生上了大学拿不起学费,所有压力就全压到学校身上。学校职责是办好学校,教书育人,培养合格人才,却还要承担起筹款还贷的任务。我们不能把个别学校的乱收费问题说成是整个高等教育的乱收费。
  王积众(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):上学难的表述本身就不恰当,与实际情况不相符。因为现在已出现供大于求,许多学校还面临着生源不足、招不起生的困境。高中阶段有中职保底,肯定有学上;而高职高考200多分就能上,怎么能说上学难?所谓上学难,其实是上好学校难。
  宋文新(全国人大代表泰安市东岳中学校长):现在社会对教育的责难,所有的问题都让校长扛着。其实理性地分析一下,义务教育法规定,义务教育阶段所需事业费、基建费应当由国家和政府承担,但是目前“以县为主”的体制让投入都压到县一级财政。学校也只好自筹资金,校长使尽浑身解数,四处打理。
  王泽贤(济南市育英中学校长中学高级教师):因为有了择校,才出现上学难、上学贵,济南初中的择校费是1万。要控制择校、限制择校,但无论怎么限,还是会有,它是社会的需求。
  王艳华(济南市历下实验小学校长小学高级教师):我在教育战线上工作了33年,发现其实上学难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家长们的期望值太高所致。许多孩子从一出生,家长就打听上哪个学校,如果自己小区的学校好点,一出生就落户口。如果差点,就舍近求远。这样就有了择校费,而且伴随安全、上下班接送、交通堵塞等问题。
  齐涛(山东省教育厅厅长):以我个人判断,总的来说,上好学校难,低收入家庭上学贵。
  义务教育阶段,上学不难也不贵,但是对农村贫困家庭和城市低保家庭来说,还是有点贵。全省实行学区制后学生就近入学,以县为单位统筹本县教育,主办人是县级人民政府。我代表省教育厅可以保证,在学生所在学区内,保证每个学生有充分平等的受教育权利。上学不贵,全省2004年实行一费制,初中收费全年大约600元(含课本费、杂费、作业费等),小学一般300元左右。这在全国属于中等偏下水平。
  高中阶段,择校难,择校贵。政府没有保障每个中学生都升入高中的义务,不存在上学难的问题。我可以举一组数据来说明,2005年,全省高中阶段招生103.2万人,初中升高中比例达到68.9%;到2008年,全省初中毕业生为103万左右,就是保持现在的规模不发展,只要想上学,就肯定有学上。
  择校难,难在优质高中少,优质教育的扩张只能靠社会资金。教育部对择校有许可和限制(限分数、限钱数、限人数),特别指出先有许可后有限制。正是因为有了限制,才有了择校难,数量少,费用相对就会高。现在以市为单位制定择校费,最高3年1.8万元,最低像菏泽只有二三千元,这在全国也属于中等偏下。
  高等教育阶段,上好大学难、多上学贵。我省2005年高考录取率达到了72%,就是3个录2个,很多高职院校补录完还招不满,关键是孩子想上好大学。“多上学贵”是指学生自愿上独立学院、中外合作办学、专升本计划外指标部分,属自愿行为。我省高校收费标准基本上是每生每年3500元,在全国属于中等偏下。高等教育不是义务教育,不可能费用统一。现在高校学费欠费率达到20%,这都没有有效的保障机制和法律规定来限制。但是我们承诺不让任何一名学生因为贫困问题上不了大学。
  国家投入不足是瓶颈
  孙继业:农村居民收入的30%、城市居民收入的20%都用于了教育支出,“贵”在变相乱收费、合法高收费,这两项没有成为治理的重点。明年,我省义务教育学杂费全部免除,但这个问题依然会存在。
  义务教育阶段,有以捐资助学为名的变相择校费。高中,择校费虽然有了“三限”,但部分学校的招生比例,计划外的高收费占了一半,这在一些地区很正常。
  大学收费高,我省人均收费3500元左右,低于全国平均5000元的水平。因为原来不收费,现在收费,老百姓心理有反差。大学收费对绝大多数城市居民来说不高,但对农村家长来说就贵。现在80%人口在农村,很多家庭还有两个孩子,应该照顾到最广大群众的利益。
  赵彦修:国家投入不足,是高教面临的最大瓶颈。根据1993年的社会经济发展纲要,计划到2000年教育投入占GDP总量应该达到4%,但是实际只有3.32%,以这个比例,国家累计少投入7000个亿。近几年教育投入占GDP的比例,不但没升反而下降:2000年为3.32%,2004年为2.7%,2005年只有2.16%。
  宋文新:我们学校所在的泰山区,一个区财政收入的2/3用来发义务教育阶段老师的工资。老师的工资收入水平处于中等偏上,可以说教师是一个很令人羡慕的职业。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学校还要运转,水、电、取暖等等运转费用就需要自筹资金,可这个收费不是乱收的。
  再比如补课费,国家规定周六、周日放假,但是现在有多少学校周六、周日放假。放假的话,学生还会去报各种班,社会上教育的质量就一定高吗?收费就一定不高吗?但是学校如果自己办班,那就是乱收费。
  建立起合理的教育费用分担体制
  孙继业:发展中的问题,一时难以解决,需要标本兼治。治本就要加大投入,有些西部地区,工资才300多块钱,投入不足,势必乱收费。不仅要增加教育投入的绝对数,投入占GDP的增长比例也要增加。治标就是加大查处力度。
  赵彦修:在高校新校区建设方面,多给予贴息、土地置换等政策方面照顾。不要压垮学校,帮助学校良性发展。
  王积众:要靠各级政府的共同努力做好优质教育。这其中包含两层意思:第一,公平问题从来都是相对的,人民需求高了,就要改革难以适应需求的东西。第二,堵不如疏,其实择校本身体现教育的公平,不是不让择就不会有择校现象,不妨同意择校,关键看择校费怎么用,要拿出一部分支持薄弱地区教育建设。
  宋文新:不允许收费不是解决办法,应该建立起合理的教育费用分担体制。因为义务教育不只是县级的义务教育。现在我们公用经费标准80元,连取暖费都不够。还要扩大优质教育比例,如果每个孩子都得到相对优质的教育,就不会存在择校,解决教育公平发展的问题。
  齐涛:归根到底要发展,高教扩招继续,如果今年高考招生数和去年持平,录取率不会超过50%,因为今年多了20万考生。中等及中等以下学校,加大均衡发展力度。
  加大政府投入保障力度,明年全省免除义务教育收费,仅此一项,要投入20亿元以上。在危房改造,课桌凳更新、两免一补方面投入效果已经显现。
  建立社会、政府、个人、共同分担的合理的教育投入机制,这样我们穷国才能办大教育。鼓励社会、企业办学和社会捐资助学。山东高校收费标准也应当逐步有所提高。
  加大对贫困学生的扶持力度。2005年底,全省纳入国家助学贷款的67所高校,当年有4.86万贫困大学生获得贷款审批3.56亿元,有4.52万名贫困大学生实际获得贷款2.247亿元,占总数的6.92%。除助学贷款外,我省各高校认真落实国家有关奖、勤工俭学、特困补助、减免杂费及开通绿色通道等对困难学生的资助政策。据统计,2005年,我省有67所高校当年发放国家和地方政府奖、助学金5500多万元,奖励资助学生3.6万人;各高校为11.57万名大学生提供勤工俭学岗位3.93万个,占学生总数的17.7%,发放勤工助学资金7100多万元。同时,我省高校为7.98万名学生发放特困补助3800多万元,为2.1万名学生减免学费2500多万元,通过绿色通道办理入学手续学生达9800人。
  教育厅可以保证,义务教育阶段,保障学区境内每个人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。非义务教育阶段,保障每个学生在录取面前人人平等。
  由于传统文化的积淀和社会用人制度的导向,家长“望子成龙”,相互攀比追逐“名校”,不但导致期望值过高,同时也是造成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根本原因。所以,在社会上营造一个适才适用的氛围十分重要。
热点新闻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